bifa88

    1. <form id='a9lec'></form>
        <bdo id='a9lec'><sup id='a9lec'><div id='a9lec'><bdo id='a9lec'></bdo></div></sup></bdo>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bifa88 > 武侠 > 剑花人叶 > 第十七章 酒楼风波

            剑花人叶 第十七章 酒楼风波

            作者:游xi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19-02-21 10:54:13 来源:qu

            “哈哈哈哈!果然厉害,不愧是奔雷剑法,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柴夫严站在一地碎石前,得意地用指头拂过手中的利剑说道,接着他又掏出怀中的奔雷剑谱,细细回味刚才的感觉。众人看着眼前的碎石,都被柴夫严的功力吓到,他刚才仅凭一招雷霆万钧就击碎一人高的大石,若是换成以前的他,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短暂的安静后,一名尖耳宽腮的弟子马上恭维道:“恭喜柴师兄!神功大成!相信您马上就会晋升为亲传弟子,到时候可别忘了兄弟们!”

            “对啊!柴师兄!到时候你吃肉,我们跟着喝点汤就行。”

            “是啊!估计我们马上要改口了,快叫柴师叔!”

            众人越说越离谱,仿佛柴夫严已经成为亲传弟子一般,他们都眼热地望着柴夫严手中的小册子,那可是武圣的绝技,谁又不想练就绝世武功呢?

            “诶,过了,我还没晋升为亲传弟子,低调!低调!当时候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我可保不住你们!”柴夫严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脸上的笑意却挡也挡不住,嘴巴都合不拢,受人恭维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柴师兄,兄弟们说的都是真心话!等你真的晋升的时候,我刘通第一个跟随你!”那尖儿宽腮的弟子再次说道,只有现在和柴夫严打好关系,日后才有机会得到好处。

            “我也誓死跟随柴师兄!”

            “我也是!”

            随着刘通带的又一波节奏,众人又开始对着柴夫严表忠心,一时间柴夫严更加高兴,他猛然举手握拳,沉声道:“好!既然大家这么高兴!那么我请大家下山喝酒!”此话一出,众人马上欢呼起来,他们平日忙于练武干活,身上根本没有喝酒的闲钱,柴夫严的请客无异于一场及时雨,日后的利益不必多想,眼下的好处就足以让他们满足。而且现在正是衍天派清闲的季节,他们身上没有繁杂的事务,只要和胡力请个假便能下山。

            “既然要下山,我们就要摆出名门弟子的气派,诸位快去换身衣服,一炷香后,大门处集合,去吧!”柴夫严威风一指,众人便分散开来。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柴夫严就开始清点人数:“一、二。。。七、八,嗯,都到齐了,我们走!”说着一行人兴高采烈地往山下走去,多日积累的压力终于找到一个释放的缺口。很快,他们便来到衍天镇中最好的酒楼前,柴夫严回头看看众人,刻意询问道:“诸位师弟,这家如何?”

            一名熟知酒楼行情的弟子惊讶地说:“我听说这里一壶酒就要四十文!太贵了!我们还是换一家吧,总不能让柴师兄破费吧?”众人一听,也都露出惊愕的表情看着柴夫严,毕竟他才是今天的主角。柴夫严听完后也是一惊,他们大多不常下山,自然不懂镇内物价,可是看着七八双期待的目光,柴夫严忍痛道:“诶,你这是什么话?既然来了,我们就要喝个痛快!总共也花不了多少银子!”

            “哇!柴师兄大气!小弟佩服!兄弟们,等下我们都敬柴师兄一杯!”刘通马上竖起大拇指,笑着对众人说。

            “哈哈,这是自然!柴师兄大气!”

            “下次我也请大家来这里喝酒!”

            “快走吧!我都闻到酒香了!”

            伴着众人的喧闹声,柴夫严就被他们慢慢推进了天下酒楼,他唯有不断安慰自己,美酒再贵也贵不过我的奔雷剑谱!

            天下酒楼的小二见门口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马上挤起笑脸,弯腰迎上来说:“各位客官!里面请!诸位是山上的侠士吧,小店的酒水包您满意!不满意不要钱!”说话间,小二就带着柴夫严等人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包厢。众人坐定之后,小二已经带着胖头掌柜来到包厢,胖头掌柜摆摆宽大的腰肢,和气地说:“鄙人姓韩,乃是这家酒楼的老板。各位少侠,诸位是第一次来本酒楼吧?”

            柴夫严笑着站起来,抱拳道:“韩掌柜好!我们的确是第一次来贵酒楼,从你这酒楼的装饰来看,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不过你这里有何招牌菜?”

            韩掌柜见此,同样开门见山道:“菜谱在此!既然诸位是第一次来,那么我可以给诸位打点折扣,也算交个朋友。”

            柴夫严会心一笑,快速接过菜谱,不过他的笑容马上僵住,久久没有说话。坐在柴夫严身边的弟子马上站起来,等他们看清菜谱后,脸色也是一变,因为实在太贵了!摸了摸额头,柴夫严将菜谱放在桌上,笑容僵硬地试探道:“韩掌柜,不知您能给我们多少折扣呢?”

            肥胖的韩掌柜眼中精光一露,他已经从柴夫严的表情看出对方的财力不足,不过他并没有露出轻视之意,反而和气地说:“哈哈!谈价格就生疏了!小店能有今日的生气,还不是仰仗贵派?既然大家是第一次来,那么就让韩某做东如何?”

            “这怎么好意思?”柴夫严故意推辞道,但是他心中早已动摇,不自觉地将桌上的菜谱朝着韩掌柜推了推。

            韩掌柜会意地接过菜谱,一脸坚定地说:“就这么说定了!我马上命人准备酒菜!诸位稍安勿躁,片刻就好。”接着他掩门出去,对着门口的店小二密语道:“又是帮下山的穷鬼,去,拿几壶劣酒,再随便炒几个菜就行。”店小二为难地说:“掌柜的,他们可是有九个人啊!不好糊弄!”韩掌柜想了想,顿时一阵肉痛,他不甘地说:“罢了,罢了,谁让我们在别人的屋檐下呢,你看着办吧。”接着他摇头离去,心中盘算着柴夫严等人的饭钱,这又是一笔不小的赤字。

            不一会儿,包厢内腾起阵阵热气,一盘盘美味的菜肴也随之呈现在众人面前,他们都暗暗拿起筷子,只等柴夫严率先下筷。

            柴夫严见到众人的样子后,故作矜持,调笑道:“瞧把你们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要饭的!好了,吃吧!”上扬的热气中顿时多了七八双腾飞的筷子,一名嚼着硕大肉块的弟子支吾道:“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谁让派中的伙食不带一点油水呢?你看看,这才叫肉!”不一会儿,不少盘子都空了一半,柴夫严这才狼吞虎咽起来,他也是尝过才知道,山上的伙食根本不能与眼前的饭食相提并论。

            等到盘子都被舔干净后,众人才想起喝酒这件事,正当他们扶着腰举杯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柴夫严不禁问道:“刚才我没听错吧?这不是华南风的声音吗?”

            “对!就是他!刚才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刘通也反应过来,附和道。

            柴夫严忍不住笑了笑,阴着脸说:“哼!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他!上次的帐还没和他算呢!”

            刘通心念一转,马上说:“柴师兄,既然你已经练成奔雷剑法,不如教训教训那小子,我早就看不惯他目中无人的样子了!”

            “对!柴师兄,让他知道你的厉害!”

            “咕噜咕噜。”仰脖喝下杯中烈酒之后,柴夫严狠狠地将酒杯拍在桌上,随即大吼一声:“走!去看看!”

            “华公子,楼上请!”随着店小二的招呼声渐渐清晰,柴夫严等人也看清眼前的情景,一身华服的华南风正带着陌生的一男一女缓缓上楼,明显是要宴请对方。就在华南风途径柴夫严的厢房门口时,刘通却突然朝华南风脚下伸出刁钻一脚,刘通的脸上同时露出险恶的笑容。

            面对突然扫来的劲脚,华南风灵敏一跃,轻松躲过刘通的袭击。等华南风看清袭击自己的人后,他强忍着怒气说:“闪开!我今日没空和你们纠缠!”说话间,华南风还偷偷朝身后的一男一女看去,他可不想对方受到柴夫严等人的骚扰。

            事与愿违,柴夫严也看出华南风的紧张,他随即看了看华南风身后的男女。站在华南风左后方的那名男子穿着华丽,比起华南风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双细长的大手上还扣着几枚炫目的指环。柴夫严再往上看,那人面白脸净,眉宇间不带一丝风尘,一看就不像练武之人。柴夫严终于放下心来,他料想对方肯定是个生活安逸的富家少爷,并不能带给华南风助理,之余那名女子,他一开始就没把对方算在其中。柴夫严理清思路后,不退反进,霸住不宽的走廊道:“哟,这不是华师弟吗?你不是在化清池进修吗?怎么有空下山喝酒?”

            华南风听完后,脸上渐渐挂起不悦,他凑近柴夫严,威逼道:“哼!你少来这套!化清池是我凭本事夺来的!别在这里碍眼,小心我再揍你一顿!”说着华南风的脸上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狠色。

            一听此话,柴夫严同样上前一步,死死顶住华南风,恶狠狠地说:“今时不同往日!有种的,我们再比一次!”

            这一切矛盾都来自于三个月前的一场地盘之争,当时的柴夫严和华南风都看中了华清池的灵气,想借此提升自己的功力。但两人偏偏分属艮、坤两院,自然不愿与之分享,所以一场打斗在所难免,柴夫严也正是败于华南风之手才退出竞争。

            华南风轻蔑一笑,嘲讽道:“你还嫌不够丢人?今日我贵客到访,没空和你啰嗦。”

            柴夫严咬向牙齿,愤怒地说:“莫非你怕了?”这时刘通接话道:“柴师兄,既然华师弟已经服软,我们还是回去喝酒吧,也省的别人难堪。”

            “有道理,我们走!”柴夫严会意后,顺着刘通的话往下说。

            果不其然,这下换成华南风沉不住气,他双指作剑指向柴夫严,厉声说道:“站住!既然你一心求败,那我就给你一炷香的时间,门口见!”接着华南风回头对那名男子说:“宇文兄,对不住,我有些私事要处理。”

            那被唤作宇文的男子点头一笑,轻声道:“没关系,速去速回。”

            华南风随即朝柴夫严瞪去,两人就同时朝着大门走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