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fa88

  • <tr id='kdrql'><strong id='kdrql'></strong><small id='kdrql'></small><button id='kdrql'></button><li id='kdrql'><noscript id='kdrql'><big id='kdrql'></big><dt id='kdrql'></dt></noscript></li></tr><ol id='kdrql'><option id='kdrql'><table id='kdrql'><blockquote id='kdrql'><tbody id='kdrq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drql'></u><kbd id='kdrql'><kbd id='kdrql'></kbd></kbd>

    <code id='kdrql'><strong id='kdrql'></strong></code>

    <fieldset id='kdrql'></fieldset>
          <span id='kdrql'></span>

              <ins id='kdrql'></ins>
              <acronym id='kdrql'><em id='kdrql'></em><td id='kdrql'><div id='kdrql'></div></td></acronym><address id='kdrql'><big id='kdrql'><big id='kdrql'></big><legend id='kdrql'></legend></big></address>

              <i id='kdrql'><div id='kdrql'><ins id='kdrql'></ins></div></i>
              <i id='kdrql'></i>
            1. <dl id='kdrql'></dl>
              1.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bifa88 > 其他 > 穿成佛系文好命女配 > 第58章 第58章

                穿成佛系文好命女配 第58章 第58章

                作者:九月微蓝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3-03 11:13:51 来源:ol

                翌日,天朗气清, 春光明媚, 贡院大门敞开,参加过会试的考生以及各书院的学子官宦子弟纷纷涌入。

                昨日看过温公子考卷的人全都对温公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尤其是温公子写的那篇策论更是令人惊叹, 赞不绝口,这次温公子和大儒们的交锋,如此好的学习机会, 他们当然不会错过。

                阮溪坐在没有诚意伯府标记的马车里, 透过车帘望着对面涌入贡院的人群, 轻轻吐了口气。

                可惜女子无法进入贡院, 不然她都想瞻仰温庭洲和大儒们交锋的风采。

                “小姐,温公子应该快到了吧。”素玉低声问道。

                “应该快了。”阮溪望了一眼马车旁不远处的大哥阮余文, 想到伯爷爹对她说的话,阮溪勾了勾嘴角。

                温尚书和温夫人并未迁怒诚意伯府,这点在阮溪的意料之中,只是听伯爷爹的意思,阮三娘怕是要受罪了。

                这一点阮溪乐见其成。

                阮三娘总是这般肆意妄为,怕是早将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忘得一干二净, 是时候让她感受一番皇家威严了。

                “温府的马车来了。”人群里有人大喊一声, 众人瞬间涌动, 颇为自觉让出了一条宽敞的大路。

                阮溪立即收回思绪, 将注意力转移到温府的马车上。

                温府的马车缓缓驶到贡院大门口处,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到刚从马车出来的高挑修长身影上。

                今日的温庭洲一身玄色锦袍, 头戴束发白玉冠,腰系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尽显尊贵雅致,俊美倜傥。

                阮溪眼里闪过一抹惊叹。

                众目睽睽之下,温庭洲没有立即踏入贡院大门,站姿挺拔,这时,一名护卫上前在温庭洲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温庭洲嘴角微勾,目光突然朝对面阮溪马车方向望过去。

                马车里的阮溪心跳陡然漏了一拍,温庭洲不会知道她也来了吧。

                事实证明温庭洲确实知道阮溪在对面的马车里。

                趁着时间还早,温庭洲唇角微微翘了翘,决定和阮阮说会话,于是他毫不犹豫迈开步伐朝阮溪的马车走去。

                阮溪:“……”

                素玉素珠十分激动。

                “小姐,温公子好像知道您在这里。”

                “不是好像,是确定。”

                片刻后,温公子已经走到了马车的车窗旁,他看了眼不远处朝他眨了下眼的阮余文,心下一定,抬手轻叩了下车窗。

                “阮阮,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马车里。”

                阮溪听到温庭洲清润的嗓音,一脸无语的掀开车帘一角,半露出精致的眉眼,小声问道。

                “庭洲大哥,你怎么突然过来了。”还是在这么多人盯着的情况下。

                “时间还早呢,阮阮,我待会就要接受大儒们的考核了,你不给我点言语鼓励,支持一下吗?”温庭洲双眸专注瞅着阮溪,眼里满是希冀。

                阮溪:“……”

                “庭洲大哥,我相信你,不管结果如何,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棒的!”

                阮溪对上他的双眸,一字一句道,语气认真且真诚。

                温庭洲露出了愉悦的笑容,眉宇间神采飞扬。

                “有了阮阮这话,我现在更有信心了。”

                阮溪抿唇一笑,两人说了些话,温庭洲体贴的告诉阮溪他父母的态度,让她不用担心,他们的婚事不会有变故。

                阮溪心里暖暖的。

                “阮阮,考核结束,吉祥酒楼见。”眼看大儒们即将到来,温庭洲最后说了一句,阮溪笑着点头应道:“嗯,吉祥酒楼见。”

                周围的人群看到温庭洲挂着温柔尔雅的笑容和对面那辆没有家族标记马车里的人说话,忍不住窃窃私语。

                “有没人知道那辆马车里的人是谁?”

                “你没看到马车不远处站着的阮大少爷吗,马车里的人除了温公子的未婚妻还有谁?”

                “应该是阮四小姐没错了。”

                “看来温公子真的很喜欢阮四小姐,我还以为经过这事温家会和淮阳侯府那样退婚呢,白高兴了。”

                “你想多了,阮三小姐惹的祸,关阮四小姐什么事。”

                “……”

                人群里的人窃窃私语,周围马车里贵女们纷纷露出失望的神色。

                温庭洲进入贡院前特意叫了阮余文一起,众人见状,眼神微妙。

                其中一辆马车里的沐青苓脸色极为难看,她恨恨的低骂一声。

                “小姐,咱们该回去了,不然夫人又要说您了。”

                小姐自从被温家退亲后脾气越来越差,打骂她们这些下人是家常便饭。

                “待会再回去,我不想看到沐青慈那张可恶的脸。”

                阮溪看到温庭洲离开后,大部分人都看向她的马车,有人甚至派了婢女过来,阮溪当机立断吩咐车夫去吉祥酒楼。

                阮溪在吉祥酒楼等待的时候,温庭洲的公开考核开始了。

                高台上坐着十位赫赫有名的大儒,还有当初会试的监考官员,下面的读书人看到这阵容,兴奋又激动,恨不得这样的好事多来几回。

                “温庭洲,我等观你考卷应答,诗词文极佳,经义策论亦不俗,就从这几方面出题吧。”

                “学生恭请众位大儒出题。”温庭洲恭敬开口。

                下方的人群屏气凝神。

                一连三位大儒出的都是不同的诗词题目,只要不跑题即可,但温庭洲却能淡定自若,以极短的时间做得一手好诗词,博得众人喝彩。

                “后生可畏。”

                -->>会试的二三名纷纷感叹,他们精研文章之道至少十余年,都不敢说能出口成章,胜过温公子。

                流利的背诵过后,接下来的经义释义,温庭洲亦应答如流见解独特思路新颖,令大儒们赞不绝口,点评极为精彩,底下的读书人更是听得如痴如醉,激动不已。

                此时的他们早已被温庭洲的才华和风采折服。

                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纷纷叹气,温公子的锋芒无人能挡。

                今日过后,温公子必名震天下。

                “好,接下来就是策论了。”大儒们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现在对温庭洲前面的考核十分满意。

                策论是重头戏,科举是用来选拔治国□□人才的,因此圣上以及阅卷的考官都非常看重考生的策论。

                许多读书人苦读几十载,对国事漠不关心,做出来的策论大都十分空泛不切实际。

                温庭洲外出游学两年多,他做出来的策论言之有物,可见其真才实学。

                十位大儒聚在一起商议一番后,决定了出题的内容。

                下方的众人都在等大儒们的策论题目。

                一盏茶的时间,最为德高望重的大儒作为代表出题了。

                “温庭洲,我朝百姓几乎每年都要遭受各种各样的天灾,请说出你的治灾良策。”

                这题一出,下方的众人皆惊,这治灾良策年年都有新策略,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并不容易,大家都想听听温公子的法子。

                温庭洲沉吟片刻后开口了。

                “关于治灾良策想必大家都十分熟悉各种各样颇有成效的赈灾法子,我在这里说说我的一些浅见。”

                前来观看的官员们纷纷坐直身子。

                “天灾不可避免,但我们可以人为减轻灾害,我的解决策略从两个大方向入手,一是灾前预防,二是灾后救济。”

                众人听到这个答案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有点失望,不过想想温公子的年纪,又觉得理所应当。

                “灾前预防措施大家也有所了解,我就在这基础上加入我的浅见,比如建仓储粮,一直以来用的都是赋税征收的粮食,我认为还可以由朝廷出部分银钱或颁诏旨勒令各地乡绅富户捐输,在各村镇府州建常平仓,丰年时出陈易新,灾年时通过平粜或散济的方式救济灾民。”

                常平仓……利民又实用。

                在场的官员们脸色微微一凝,这确实是个实用好法子。

                人群中的举子们忍不住大赞一声好,他们当中有不少出身寒门的举子想到大天灾时,各地粮仓赈灾的粮食不是不够就是派发的都是陈年积粮或者发霉的粮食,就觉得这个法子好。

                既能保证充足的救济粮食又不会让百姓吃发霉的粮食。

                “灾前预防我就提出一个建常平仓的建议,现在要说的是灾后救济,大家都知道灾后救济的策略可以说颇为完善,可以概括为蠲免、赈济、调粟、借贷、除害、安辑、抚恤等方面。”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确实如此。

                温庭洲微微一笑。

                “我的年纪和阅历摆在这里,也不会乱提建议,只说一个建议就是以工代赈。”

                温庭洲当众解释了一下以工代赈的实施细则,众人十分激动,这个法子不错,可以说一举两得,以前怎么没有人提出来。

                此时大家对温庭洲早已心服口服。

                什么质疑会试黑幕,温公子作弊的流言简直是无稽之谈。

                “但是——”温庭洲话锋一转,众人再次安静下来。

                “大家都知道,救灾策略再完善,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灾民饿死或者暴动的事情常有发生,我就此有个解决的办法,只是这个法子牵连重大。”

                温庭洲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台上的大儒官员们以及下面的人群十分急切的让温庭洲说出他的解决法子。

                温庭洲见状嘴角微勾,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其实会出现灾民饿死或者暴动,最主要的原因是下面的地方官吏阳奉阴违钻漏洞钻空子剥削百姓,中饱私囊,我的解决办法就是赈灾前先大力整顿吏治,由百姓监察,凡发现贪墨灾银灾粮超过百两的官员可捆绑送京治罪,敢阻挠者,立即处死。”

                官员们:“……”

                真狠!

                大儒们笑了。

                平日里贪污受贿圣上还会睁只眼闭只眼,天灾时还想发灾难财激起民愤,不重惩怎么行。

                下方的众人纷纷叫好,就该如此,若是圣上将温公子提的这个建议写入律典就更好了。

                ……

                温庭洲的公开考核结束后,一场由诚意伯府阮三小姐为□□引发的会试风波终于落幕。

                温庭洲一举成名。

                他提的常平仓,以工代赈,天灾时整顿吏治的法子飞快的传遍了整个京城。

                圣上龙颜大悦,当众赞温庭洲有状元之才。

                头名状元被预定。

                当然,引发这场风波的罪魁祸首在有心人的引导下温氏一派的官员纷纷要求严惩,杀鸡儆猴,不然以后谁都敢空口白牙质疑科举考试不公。

                诚意伯心惊肉跳,生怕圣上迁怒伯府,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

                圣上点头赞同,以诚意伯府阮三小姐乃未出阁姑娘为由,大罪可免,但小罪难逃,押监天牢一个月。

                诚意伯暗暗松了口气,连连谢过圣上大恩。

                虽说嫡女蹲天牢名声不好,嫁不了好人家,但诚意伯早对阮三娘彻底失望寒心,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也就不在意了。

                圣上金口玉言一出,立即有禁军去诚意伯人拿人下天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