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fa88

<small id='vw1ur'></small><noframes id='vw1ur'>

  • <tfoot id='vw1ur'></tfoot>

      <legend id='vw1ur'><style id='vw1ur'><dir id='vw1ur'><q id='vw1ur'></q></dir></style></legend>
      <i id='vw1ur'><tr id='vw1ur'><dt id='vw1ur'><q id='vw1ur'><span id='vw1ur'><b id='vw1ur'><form id='vw1ur'><ins id='vw1ur'></ins><ul id='vw1ur'></ul><sub id='vw1ur'></sub></form><legend id='vw1ur'></legend><bdo id='vw1ur'><pre id='vw1ur'><center id='vw1ur'></center></pre></bdo></b><th id='vw1ur'></th></span></q></dt></tr></i><div id='vw1ur'><tfoot id='vw1ur'></tfoot><dl id='vw1ur'><fieldset id='vw1ur'></fieldset></dl></div>

          <bdo id='vw1ur'></bdo><ul id='vw1ur'></ul>

        1.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bifa88 > 其他 > 昏黄 > 第 28 章

          昏黄 第 28 章

          作者:这碗粥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2-26 13:30:35 来源:lw

          从前, 离婚证的封面比股市更绿。如今改成红色, 可见离婚也能是喜事。

          喜, 黄一衍有感觉到几分。更多的是其他。

          她低身, 手指在两个本上跳了下,拿起被压在底下的那本。

          真是巧, 这一本正是她的。男女双方的信息铺满下页, 上页只贴着她的单人照。她承认, 这不如结婚证的那张拍得好看。

          一男一女没有说话。

          她仔细看着离婚证。

          宁火则对着剩下那一本沉思。

          过了许久, 黄一衍几乎要把离婚证号背熟了, 才开口说话, “我借住一宿。”

          “金边花园不安全了。”宁火抬头,“你住这儿,我有其他房子。”

          她这时才想起问:“你有几套?”

          明望舒曾说:“我两小时的家教费,等于宁火累一天的薪水。”

          那时, 宁火过得非常清苦。T恤掉了色,裤子破了洞。和明望舒分了后, 倒阔绰起来了。

          宁火笑了笑, “干嘛?”

          “房产证有我名字的, 只有这套是吧?”问完,黄一衍自觉失嘴。其他房产她没出一分钱,哪好意思上名字。

          “你只给了这里的首付。房子归我,车子你的。我们谈好的。”宁火说:“这儿你就当租房也行。”

          “改天去房管局注销我的名字。”

          “有空再说。”宁火起身走向房间, “累一天了,我休息。”他关上门。

          木门发出了和分居时一样的一声“咔”, 她从耳朵接收到的神经反射却像针刺一样,直奔左胸口。

          黄一衍收起离婚证,也进了房。

          她轻轻关门,木板几乎无声。

          租房一个月,这儿什么都没有变。她伸手在桌面摸了一下,干干净净的。

          或许是今天事多,又或者夹杂什么情绪的东西,她觉得累。

          刚躺倒在床。

          手机有微信声响起。

          莫名想,会不会是宁火?

          理智在讥笑她自己。

          微信当然不是宁火,而是易昊军。「这次的事非常抱歉,音乐平台的歌,我通知已经下架了。」

          她冷笑一声。这通知是不是太晚了?不过她正要找他。「什么时候有空见个面。」

          易昊军:「明天下午一点半,我有一个小时的空闲。还是那个茶室。」——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道不道歉,无济于事。

          前几回,易昊军亲自沏茶,黄一衍念着自己是小辈,不敢多喝。今天她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一口喝光一杯茶。

          喝了三杯。

          易昊军至少看了她六眼。

          她唇一弯,左边酒窝盛满的,叫讽刺。

          他卷起衣袖,笑了下,磁性嗓音缓缓道出:“大黄,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是朋友。”

          “我知道。”今日的她,一反从前木讷的脸,而是挑起一抹鲜亮的冷酷。像烈日下的钻,像灯光下的剑。“易先生如果要和我做朋友,我还得仔细斟酌。”

          易昊军放下茶壶,手指定在壶盖上,“你就是小孩子,藏不住脾气。”

          “错了,我要是小孩子,就开打了。”黄一衍端起空杯,不客气地说:“麻烦续上。”

          他目光沉沉,不怒而威。

          她向酒杯努努嘴,“商人嘛,尔虞我诈是习惯。但你耍我,是逼不出小金的。”

          “那我就不需要你了。”易昊军面露恶意。

          “可你又不得不需要。”黄一衍放下了杯子,故意让杯底和石桌发出磕碰声,“小金给过我一个铜罄。”

          易昊军脸上有一闪而过的亮光,“在哪?”

          黄一衍盯着他的反应,“你条件都不谈就张口,是觉得自己嘴大?”

          “黄一衍。”易昊军冷冷一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话题?抵制江飞白。”

          她无谓地说:“抵制嘛,终有结束的一天。”

          易昊军手指一下一下敲着茶盖。“你想要翻身,太难了。”他的初衷并非置她于死地,网暴是失误。他哪料到,蔡辛秋居然买黑子买营销,这么大阵仗的,就为对付一个网红主播。

          “不难。”黄一衍说:“省电视台有一个歌唱类比赛,参赛选手要有签约公司才能进。因此,我要签约日日车。”她除了签约日日车,别无选择。其他公司看见江飞白三个字,撇清关系都来不及了。

          也有素人的歌唱选秀,排到明年去了。

          省台的比赛,暗藏公司之间的角逐。大树底下好乘凉,她要拉日日车一起。

          易昊军沉如磐石,“那我的工作室就有了污点歌手。”

          黄一衍猖狂地接话,“正好给易先生体验一把网络暴力。”

          他厉声问,“我凭什么签你?”

          “你不想逼小金出来吗?我要是上了节目,声势更猛,那时才叫全网黑。”

          这话说到易昊军心坎去了。他坚信金灿灿不忍让黄一衍孤军作战。他眉峰一挑,“没想到,我一个老大叔被一个小女生看穿了。”

          “利益角度分析。”

          “我以为,你不会再跟我合作了。”

          “易先生道歉了。”他的道歉没有诚意,她这话也没有。

          易昊军又再给她倒了茶,“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方式?不尝试搜集证据,正当维权吗?”

          “没证据,而且,正当维权这种哄小孩子的话,骗不了我。在我这里,战胜无耻的方法就是更无耻。用真善美感化反派,那是偶像剧女主角做的事。”

          易昊军从不觉得黄一衍是善茬。她的话符合他的认知。“对了,那能捎带一个条件吗?”

          黄一衍仰靠在椅背,斜睨他,“那要问易老板,签我这个污点歌手吗?”

          “我要铜罄。”-->>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