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fa88

<small id='0w6vo'></small><noframes id='0w6vo'>

  • <tfoot id='0w6vo'></tfoot>

      <legend id='0w6vo'><style id='0w6vo'><dir id='0w6vo'><q id='0w6vo'></q></dir></style></legend>
      <i id='0w6vo'><tr id='0w6vo'><dt id='0w6vo'><q id='0w6vo'><span id='0w6vo'><b id='0w6vo'><form id='0w6vo'><ins id='0w6vo'></ins><ul id='0w6vo'></ul><sub id='0w6vo'></sub></form><legend id='0w6vo'></legend><bdo id='0w6vo'><pre id='0w6vo'><center id='0w6vo'></center></pre></bdo></b><th id='0w6vo'></th></span></q></dt></tr></i><div id='0w6vo'><tfoot id='0w6vo'></tfoot><dl id='0w6vo'><fieldset id='0w6vo'></fieldset></dl></div>

          <bdo id='0w6vo'></bdo><ul id='0w6vo'></ul>

        1.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bifa88 > 历史 > 晋颜血 > 第八四六章 盖棺定论

          晋颜血 第八四六章 盖棺定论

          作者:上林春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2-25 01:17:01 来源:qu

          南顿王宗与彭城王雄都是四十来岁,年近五旬的样子,五花大绑,满身血污,或许是明知必死的缘故,一路走来都是昂着头,斜眼端倪众人。

          “狗贼,老夫与你司马家有何怨仇,竟如此害我?”

          陶侃忍不住怒骂。

          “哼!”

          南顿王宗傲然道:“陶士行,本以为你是个人物,却没料到,事到临到竟犹豫畏缩,以致丧失大好战机,事已至此,还说什么废话,不过一死而己。”

          彭城王雄更是怒视杨彦,大骂道:“先帝待你不薄,把你由一庶人提拨至秩两千石的要员,你本该忠心报主,成就一段君臣佳话,而你却狼子野心,灭我大晋者,实乃你这小人也,先帝,先帝啊,你有眼无珠,识人不明,若非当年于朝堂上你受此小人蒙敝,我大晋何至于此?”

          “呵~~”

          杨彦冷冷一笑:“司马宗,你司马家可不是白莲花,你家的天下从何而来?

          乃篡逆而来!

          魏明帝死前托孤于你祖司马懿,而你祖发动高平陵之变,诛曹爽,挟幼帝,历父祖两代三人,架空魏室,杀王凌、桓范、毌丘俭、文钦、嵇康等忠臣义士,正始年间,更是以言罪人,终成篡逆大事,自此,天下人不敢称忠也!

          今孤给你晋室三主盖棺定论,来人,记下,他日编晋书,载入其中!”

          “诺!”

          随军书记取来纸笔。

          杨彦道:“懿以天挺之姿,应期佐命,文以缵治,武以棱威,用人如在己,求贤若不及,情深阻而莫测,性宽绰而能容,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

          然其饰忠于已诈之心,延安于将危之命,观其雄略内断,英猷外决,文帝之世,辅翼权重,许昌同萧何之委,崇华甚霍光之寄,当谓竭诚尽节,伊傅可齐,及明帝将终,栋梁是属,受遗二主,佐命三朝,既承忍死之托,曾无殉生之报,天子在外,内起甲兵,陵土未乾,遽相诛戮,贞臣之体,宁若此乎?尽善之方,以斯为惑。

          夫征讨之策,岂东智而西愚?辅佐之心,何前忠而后乱?故晋明掩面,耻欺伪以成功,石勒肆言,笑奸回以定业。

          古人云:积善三年,知之者少,为恶一日,闻于天下,可不谓然乎?

          其虽自隐过当年,而终见嗤后代,亦犹窃钟掩耳,以众人为不闻,锐意盗金,谓市中为莫睹,故知贪于近者则遗远,溺于利者则伤名,若不损己以益人,则当祸人而福己,顺理而举易为力,背时而动难为功,况以未成之晋基,逼有余之魏祚?”

          “你……放肆,宣帝雄才大略,岂容你来诋毁?”

          司马雄与司马宗同时现出了惊骇之色。

          杨彦这盖棺定论之语,肯定了司马懿的才能,但对其品行提出质疑,而古人对于人品是非常重视的,等于死死把司马懿钉在了棺材板下。

          一众公卿士庶也是唏嘘不己,并无人反驳,毕竟杨彦所言,句句中肯,都是历史上发生的事实,没法辩驳,司马家篡曹魏江山是洗刷不去的污点,以前无非是司马家当政,无人提罢了,现在杨彦翻历史旧帐,还能说什么呢?

          甚至如桓彝、桓温等曾受过司马家迫害的士人后代,心里说不出的舒爽!

          杨彦瞥了眼左右,又道:“司马氏当魏室未衰,乘机窃权,废一帝、弑一帝而夺其位,比之于操,其功罪不可同日语矣,虽先有曹操之废伏后,乃有司马师之废张后,操废后而止,至废帝一事,留待其子曹丕,而师独以一身兼之,既废张后,复废魏主芳,乱贼效尤,比前为甚,无怪后事之愈出愈凶,使前无曹操父子,后亦必无司马师兄弟,天鉴不远,加倍相偿,世人欲为子孙计,亦何勿稍留余地乎?

          故王莽、司马师同是心也,国之奸贼,必有羽翼,有天下者,其戒之哉!”

          “蹬蹬蹬!”

          司马雄与司马宗连退数步,额头汗如雨下,如果说杨彦对司马懿的评价还颇为中肯,那么对司马师的评价,则是满满的贬意。

          杨彦继续道:“孤曾于三国演义中作诗两首,其一:假意投身强哭尸,公然弑主待推谁?欲诛成济瞒天下,天下人人已尽知!

          其二,司马当年命贾充,弑君南阙赭袍红,却将成济夷三族,欲使军民耳尽聋!

          对此,孤再做个补充,昭克宁祸乱,南定淮海,西平庸蜀,役不逾时,厥功为重,及高贵纂位,聪明夙智,朝野欣欣,方之文武,不能竭忠叶赞,拟迹伊周,遂乃伪杀彦士,委罪成济,自贻逆节,终享恶名,斯言之玷,不可为也,若论其罪,昭之恶,甚于师!”

          “扑通!”

          “扑通!”

          司马雄与司马宗双双跌倒在了地上,面色惨白,目中满是恐惧之色,要知道,古人好身后名,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了还要担上恶名。

          二人本以为行险一搏,纵然兵败身亡,也要落个忠臣义士的美名,但杨彦极其恶毒,通过对司马懿父子三人的盖棺定论,从根子上否定了司马氏得天下的法理依据,如此一来,不仅让司马氏落个乱臣贼子的名声,所做的一切全无意义,还平白担上了祸害百姓的恶名。

          卞壸从旁劝道:“大王,是否过了些?司马氏好歹一统过天下,太康盛世,也算天下百姓获得了安宁。”

          桓彝反驳道:“卞公此言差矣,功归功,过归过,有功当奖,有过则斥,大王何曾说过晋武半个不是?更何况若细细究来,武帝亦有诸多不是,如前司隶校尉刘毅曾直斥武帝,卖官鬻爵尚不如桓灵,桓灵钱归公府,而武帝归入私库,再如立嗣一事,若非立了惠帝,天下怎会丧乱至此?诸公又何须抛弃家园,避往江东?

          若论武帝之功,无非有二,一是平吴,此乃水到渠成,没有武帝,吴亦可平,武帝不过坐享其功耳,二是宽厚,此点确是不容抹煞之处,卞公还有何言?”

          “这……”

          卞壸哑口无言。

          也确实,晋武帝除了宽厚,好象拿不出什么优点。

          “杨彦之……你也曾是晋臣,你所行不也是篡逆之事?”

          司马宗即是强撑着,色厉内茬的叫道。

          “哦?”

          杨彦瞥了过去,淡淡道:“东海王及诸子皆没,东海王妃节制其国,孤受东海王妃任命,难道晋室反对,孤就当不得那东海国相?况且孤之粮米兵源,司马家可曾给过一粒米,一个人?孤之大明,是孤带着将士们真刀真枪搏杀出来,得位之正,可与汉高并称,不劳任何人质疑!

          好了,你二人消停些,十日后,孤召建康士庶召开公审大会,当众宣判你等恶行,交由建康民众处置!”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